温暖天津文明风 精神建设进行时 天津好人榜 道德模范 志愿者 文明社区 文明单位 文明村镇 “讲文明树新风”公益广告 道德讲堂 未成年人
  通过文艺节目与爱情年代秀的形式,将不同年代的爱情故事进行了充分展现,既具有时代特点,又印证出不变的爱情观、...
  为进一步推进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,在全社会营造文明、诚信、和谐、友善的氛围,8月1日,由市委宣传部、...
  一些人对七夕节“爱恨交织”。可以与心爱的人共度佳节,或者重温爱的记忆,这当然不错。可是,过节不是过日子,总...
·只有经济的“七夕”太可惜
·充分挖掘七夕的文化内涵
·牛郎织女传说发源地在哪?
·七夕浪漫消费近期有望爆发
·“90后”已进入七夕相亲大军
·七夕送情侣 创意礼品受青睐
·七夕已成为商家和情侣的狂欢
·七夕的由来与美丽的传说
·冯骥才:七夕应为中国爱情节
·专家称应寻找真正的“七夕”
我市举行“爱在天上与人间”七夕漫谈活动
  七夕坐看牵牛织女星,是民间的习俗。抬头可看到牛郎织女的银河相会,在瓜果架下可听到两人在天上相会时的脉脉情话。七夕节亦称“乞巧节”、“女儿节”、“情人节”。相传每年的这个夜晚,便是天上织女与牛郎在鹊桥相会之时。织女是一个美丽聪明、心灵手巧的仙女。凡间的女孩子们要在这晚向织女乞求才智和巧艺,当然更少不了乞求自己美满的姻缘。七夕节是中国传统节日中最具浪漫色彩的一个节日,曾是姑娘们最为重视的日子。 详细
七夕节典籍记载
牛郎织女传说发源地
七夕节又名“乞巧节”或“女儿节”
  农历七月初七,俗称七夕节,又叫“乞巧节”或“女儿节”,是中国传统节日中最具浪漫色彩的一个节日。据说,七夕节起源于汉代,东晋葛洪的《西京杂记》中有“汉彩女常以七月七日穿七孔针于开... 详细
七夕源于人们对自然、星宿的崇拜
  “七夕”最早来源于人们对自然的崇拜。从历史文献上看,至少在三四千年前,随着人们对天文的认识和纺织技术的产生,有关牵牛星织女星的记载就有了。人们对星星的崇拜远不止是牵牛星和织女星... 详细
七夕源于人们对数字、时间的崇拜
  “七夕”也来源古代人们对时间的崇拜。“七”与“期”同音,月和日均是“七”,给人以时间感。古代中国人把日、月与水、火、木、金、土五大行星合在一起叫“七曜”。七数在民间表现在时间上... 详细
七夕已成为情侣们的狂欢节
  在传统的七夕节到来之际,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、中国社科智讯民俗学家萧放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,虽然2006年七夕节就被列入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,但对它的开发还远远不够,应该充分挖掘其文化内涵。萧放指出,七夕节包含了人们对幸福生活的许多期盼,其最早是“乞巧节”,参与者以少女为主,她们会在这一天穿针引线,制作刺绣、女红,祈祷自己心灵手巧。当今社会,人们应进一步挖掘七夕节关于“巧”的文化内涵。“‘巧’有... 详细
寻找真正的“七夕”
七夕应为中国爱情节
七夕节期间 妇女们穿针乞巧 礼拜七姐
穿针乞巧
  这是最早的乞巧方式,始于汉,流于后世。《西京杂记》说:“汉彩女常以七月七日穿七孔针于开襟楼,人具习之。”南朝梁宗谋《荆楚岁时记》说:“七月七日,是夕人家妇女结彩楼穿七孔外,或以... 详细
喜蛛应巧
  这也是较早的一种乞巧方式,其俗稍晚于穿针乞巧,大致起于南北朝之时。南朝梁宗懔《荆楚岁时记》说; “是夕,陈瓜果于庭中以乞巧。有喜子网于瓜上则以为符应。” 五代王仁裕《开元天宝遗事... 详细
投针验巧
  这是七夕穿针乞巧风俗的变体,源于穿针,又不同于穿针,是明清两代的盛行的七夕节俗。明刘侗、于奕正的《帝京景物略》说:“七月七日之午丢巧针。妇女曝盎水日中,顷之,水膜生面,绣针投之... 详细
供奉“磨喝乐”
  磨喝乐是旧时民间七夕节的儿童玩物,即小泥偶,其形象多为传荷叶半臂衣裙,手持荷叶。每年七月七日,在开封的“潘楼街东宋门外瓦子、州西梁门外瓦子、北门外、南朱雀门外街及马行街内,皆卖... 详细
吃巧果
  七夕的应节食品,以巧果最为出名。巧果又名“乞巧果子”,款式极多。主要的材料是油面糖蜜。《东京梦华录》中之为“笑厌儿”、“果食花样”,图样则有捺香、方胜等。宋朝时,市街上已有七夕... 详细
染指甲
  染指甲系流传在中国西南一带的七夕习俗,四川省诸多县志以及贵州、广东两地,也有此风。许多地区的年轻姑娘,喜欢在节日时用树的液浆兑水洗头发,传说不仅可以年青美丽,而且对未婚的女子,... 详细
《月曼清游图》册·桐荫乞巧
《迢迢牵牛星》(梁)萧统
  迢迢牵牛星,皎皎河汉女。纤纤擢素手,札札弄机杼。终日不成章,泣涕零如雨。河汉清且浅,相去复几许。盈盈一水间,脉脉不得语。 详细
《鹊桥仙》(宋)秦观
  纤云弄巧,飞星传恨,银汉迢迢暗渡。金风玉露一相逢,便胜却人间无数。柔情似水,佳期如梦,忍顾鹊桥归路!两情若是久长时,又岂在朝朝暮暮! 详细
《行香子·七夕》(宋)李清照
  草际鸣蛩,惊落梧桐,正人间、天上愁浓。云阶月地,关锁千重。纵浮槎来,浮槎去,不相逢。星桥鹊驾,经年才见,想离情、别恨难穷。牵牛织女,莫是离中。甚霎儿晴,霎儿雨,霎儿风。 详细
编辑、设计:洪涛
天津文明网编辑部电话:022-83606875  邮箱: 滚动新闻 技术支持:北方网  津ICP备07002952号